<noframes id="jhllt">
<address id="jhllt"><nobr id="jhllt"></nobr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jhllt">
    <form id="jhllt"></form>
    <noframes id="jhllt"><address id="jhllt"></address>
      <em id="jhllt"><form id="jhllt"><nobr id="jhllt"></nobr></form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jhllt"></address>

    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      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

        孔師傅收藏的各種火車票。

        孔師傅收藏的各種火車票。

      孔師傅展示贏得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搪瓷臉盆獎品。  記者 李淵攝

      孔師傅展示贏得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搪瓷臉盆獎品。  記者 李淵攝

      本報記者 李淵

      “我退休前在鐵路部門工作,與鐵路有著深厚的感情,一直都有收藏火車票的習慣,每張車票都有自己獨特的故事,從最早的常備客票,到加快票、空調票,再至磁卡票,我有上百張數十種車票;但是后來出現了網絡售票,再到現在‘刷臉進站’,我可就‘沒票可藏’了。”談起自己的火車票收藏愛好,姑蘇區萬達社區居民孔慶曉笑著說,這可是快樂的煩惱啊!”

      退休鐵路職工

      收藏各色火車票

      孔慶曉家住蘇錦街道和潤家園,小區緊靠著滬寧鐵路,他告訴記者,自己家里四代人都從事跟鐵路相關的工作,與鐵路有著深厚的感情。也正是因為這份感情,孔慶曉退休后,還是情系鐵路,他收藏了從民國時期開始的各色火車票和工作以來列車員的胸章、肩章、帽徽、紐扣等制服配套標識。

      昨日,孔慶曉攤開一本厚厚的火車票票夾,向記者展示各種各樣的火車票。“這個就是早期的常備車票,上面印刷著每次列車的首末班站,途經站則需要手寫,”孔慶曉票夾上的“客票”類別中還有一些紅色蓋印,繼續向記者解釋,“一條紅線代表加快,兩條則是特快。”

      火車提速,舒適性也漸漸開始提升,在客票列中,又有了“空調票”出現。孔慶曉告訴記者,他從1976年進入鐵路部門,在福州段當列車員,一開始的火車都沒有空調,直至上世紀90年代時,空調列車也并沒有全部普及。現在你坐火車,如果沒有空調,你能想象“嗎?但那時候,能買得起‘空調票’的都是有錢人吶!”他說。

      記者小心翻頁,客快聯合票”客臥聯合“ “票”“旅游車票”等門類一一呈現。孔慶曉分類解釋說:“進入上世紀90年代后,旅客的出行要求不斷提高,臥鋪、快車漸漸普及,而旅游專列也為漸漸富裕起來的人們開辟。”

      速度慢,列次少

      他曾經的職業是為火車“關門”

      隨著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,人們的出行要求也開始增高。“這個時候,火車運能與旅客出行需求的矛盾非常尖銳。那時候,我們鐵路職工還被人家稱為‘鐵老大’。”孔慶曉告訴記者,鐵老大”的稱謂還有一層貶義,說的“就是當時的鐵路系統“臉難看,門難進”。“出現這種情況其實也有無奈。”孔慶曉說,矛盾“的關鍵就是鐵路運能與旅客出行之間的巨大矛盾。”

      “火車速度慢,列次少,人們的出行需求卻越來越大,所以造成了矛盾越來越加劇。”孔慶曉拿出了一張他在福州鐵路段工作時的車票,這張從福州到北京的車票幫他回憶過往。當時,這趟翻越武夷山脈的列車上,一位“老鄉的草帽被風從窗戶里吹出去了,老鄉連忙翻出車窗,撿了草帽,又趕著轉彎的列車,重新爬了上來。”面對記者的哈哈大笑,孔慶曉嚴肅地說,這可不是笑話,是真事。”“

      由于運量嚴重滯后,當時列車超員百分之百的情況時有發生。孔慶曉又拿出幾張站臺票與手撕票和記者說:當時車廂經常塞滿“人,臨時補票的人員完全上不了車,怎么辦?我們鐵路專門成立了‘關門隊’!”

      當時的“關門隊”由數名高個子男性列車員組成,孔慶曉也是其中之一。他張開雙手,一只腳懸空,比劃出“蹬”的動作和記者說:“我們兩只手抓住列車門,一只腳蹬旅客的屁股,把他們‘塞’進去,然后雙手用力,硬生生把門關上,這就是‘關門隊’。”

      鐵路、網絡大提速

      車票進入無紙化時代

      隨著孔慶曉不停地翻頁,車票夾越來越薄,車票上也開始出現了條紋碼、二維碼。孔慶曉告訴記者,那時候開始,電子計算機開始普及,老式的常備票開始逐漸退出歷史舞臺,這些計算機打發票,大大方便了售票員。他說:“我妹妹上個世紀70年代的時候在南京站做售票員,那時候賣一張票需要10分鐘,一天下來口干舌燥;而計算機售票后,1分鐘就可以搞定了,車票隨打隨出。”

      而進入21世紀后,網絡也不斷提速,網絡售票讓售票員更為輕松。這個年代的年輕“人,已經沒人聽說過‘鐵老大’的稱謂了,因為售票員和列車員都是微笑服務了。”孔慶曉說。

      2008年,在鐵路上干了32年的孔慶曉退休,而正是從這一年開始,中國鐵路實現了飛躍式的提速;如今,售票服務更是進入了“刷臉時代”——這讓孔慶曉感受到了時代的飛速發展,他充滿感慨地說:我女兒在上海工作,“回家一趟一小時——半小時地鐵,半小時高鐵。我問她要車票作紀念,她說‘刷臉進站’。”

      這本厚厚的票夾終于在2020年進入了最后一頁,孔慶曉說:從常備票,到計算機客“票,再至電子計算機售票、網絡售票,直至現在的無紙化電子車票,刷身份證進站、刷臉進站——我收不到票了,這本票夾圓滿完成任務啦!”

      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      最美換裝
      虎妞“坤哥”
      期待新學期
      “廉·居”共創活動
      大雨送清涼
      管廊“郎中”陽蒸
      bbin技巧规律